任務

塔臺的夜班協調員,等同是塔臺當晚的領班,不需要自己上席位,但要對整個班務所遭遇的任何狀況做應變。

 

簡報

這是個普通不過的星期四,關閉的區域仍如往常地多,桃機滑行道四處關閉施工對台北塔台管制員早是家常便飯,就看當天端上甚麼菜罷了..

這段期間,B4機坪後方的Q因為爛掉了所以關起來進行維修,連帶Q3滑行道不能使用,也因為這段關閉的區塊,而有幾個做法需要搭配:
B1機坪一切正常作業,但隔壁的B2和B3坪就麻煩了,離場的飛機,必須從B2/B3一路後推進入旁邊的EC內滑出,反之,到場的飛機,就必須在EC或是Q4的上面關車(關掉引擎),然後由拖車拖入B2或B3機坪
B5機坪的飛機只能機頭朝西南(05R跑道方向)後推,往前拖到B6後方開車後滑出。
另外,現在每天晚上9點到隔天早上9點,有兩條滑行道會關閉起來,給長榮航空停飛機,對,你沒看錯,就是給長榮航空停飛機!

別以為這樣就沒了,今天桃機大老闆還多上了一道菜...

因為NC滑行道的冒漿狀況已經是一種在馬桶上下不來而且越噴越多的概念,只要稍微下個幾天的雨,NC滑行道介於N4和N7間就會充滿泥漿,因此臨時的關(沒)閉(路)處(可)理(走)也成了現今的家常便飯。
這一個晚上,NC分成兩個時段關閉,第一段N7到NN間關到晚上10點,接著N6到N4間繼續關閉到早上6點。

關閉區段可以參考下面的圖

滑行道名稱請到AIP參考大圖

 

上工

當天接班時,因為往浦東的飛機在流量管制,離場飛機的飛行計畫數量也不少,因此原定晚上7點結束、近期在試作的跑道分流作業恢復後可能會對離場造成衝擊(事實也可能因此回推到到場航空器),所以我便維持跑道分流作業,並在浦東流管結束,並評估離場航空器與到場的比例後,於晚間8點恢復一般的雙跑道混和模式。

桃機近期的離到場時間帶非常有趣的,就是假設當到場都是05L時,離場也都在05L。 個人推估應該是離場走了到場剛好要進機坪,時間帶非常緊湊之下,如果兩邊的航行量不平均時,就可能出現我戲稱的"雙跑道環境的單跑道運作"。這時候的解決方法就要靠管制員靈活調整,不是近場台換降落跑道,就是塔台換離場跑道。 最怕的就是沒講好,各自為政,最後反而又卡在一起。

"我來改,你不要改" 我跟近場台如此協調

之後,我便在空著的23跑道機場管制席席位"操盤",從空中飛機的跑道分布到地面飛機後推的位置和數量,指示地面管制席誰走北邊誰走南邊,雖然偶有一兩架因為和近場台的想法不同而等到落地航機,但大多都在跑道頭就能立刻離場,而到場也維持著緊湊的節奏落地著。在"操盤"的過程中,眼前的席位滿滿地被螢幕包圍著,突然覺得自己好像身在甚麼太空中心一樣,於是在空閒之餘(其實我一直都很空閒啊,因為我的工作就是監看、應變和協調,不用自己說話),拍了下面這個...

好霸氣滿滿的螢幕啊....  猜猜看左邊為什麼會有照著停機坪的CCTV?

 

回頭一看,後面更霸氣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佔BAY佔BAY!!!

一切都順暢地運作著,然後,停機坪就滿了  停機坪就滿了 停機坪就滿了!!!!
大概到了接近十點時,地面管制席開始出現哀號,沒地方走了啊!
(其實佔BAY在平常的9點多後是家常便飯,但不知道為何當晚特別嚴重)

我們先來看看下面這張圖...

05L跑道側,因為NC關閉了NC介於N7和NN之間,因此到場佔BAY的飛機可以等待的空間剩下N7往後的區段,意思就是跑道脫離的位置必須延後,可是這必須牽涉到近場台安排的到場間隔,如果間隔不夠硬是往後脫離,下一架飛機可能會重飛,在台北,這種問題通常會由塔台自己吸收,讓飛機先落地再說。
而05R跑道那一端,因為Q3區段不能使用,從Q4到Q2的運作只能靠S滑行道,大家看藍色的箭頭,如果停在B5到C2的飛機如果想往接駁坪601~608拖,或是往中華維護區(箭頭位置)拖,就是必要使用到S滑行道,然而,該區段是飛機落地後的動線。如此大家可以思考看看,如果有飛機佔BAY,除了S滑行道的S8~S10中間可以放,就必須要往前滑到Q2之後,然後使用Q1甚至R4回頭調整,滑行動線非常不順暢。

 

更甚者,還有前面提到的B2、B3機坪必須要長後推進入EC,或是從EC/Q4關車拖進機坪這件事情,他們在滑行道上佔用的時間都會非常久。

 

南、北地面管制都在抱頭燒

某個時段,地面管制席(GC)幾乎沒有話可以說,因為機場已經進入停滯的狀態了。所有的停機坪要拖走的都還沒好,要離場的也還沒好,又缺了A2、A6和B4機坪,飛機落地後只能找地方放著,過去NP沒有被長榮拿去停自家過夜機時,我們還可以狠下心來把飛機往NP的區塊移動,使用那一長段的滑行道做為緩衝,但是NP一消失,這個功能也跟著沒了。北機坪擁有雙條滑行道可以運作的區域非常少,也就是說大家都必須要一直"待避",可是可以待避的區域真的很少。雖然我們某大長官說"那就讓他們去迴轉壽司啊!轉久了問題就浮現了"
但是長官啊,如果南邊滑行道也有兩條那就簡單多了,南邊也只有一條啊,真要這樣玩,我們管制員會先把自己玩死吧。腦海中浮現了幾年前夜半去支援塔台捲壽司的颱風夜,那真是災難一場啊!

如果你不懂迴轉壽司請看這篇文: 一場颱風吹出桃機容量的窘境(後)

稍微獲得安慰的是NC的第一段施工在晚間十點開放了,雖然後續繼續關閉(如下圖),但至少降落後可以雙向運作的區域變大的,可以hold的飛機也就更多了。  (怎麼好像這樣就是種小確幸啊?)
 

北GC燒 北GC燒

飛機落地後,開始堆疊在NC上,偏偏,要拖走的飛機,不是往中華維護區就是往貨機坪,也就是說他們沒有穿過A機坪區塊的話,飛機還是滑不進BAY,因此如何掌握時間往前推,如何掌握時間趕緊穿過對落地有影響的N7和N8都是重點,偏偏在大批的佔BAY航機後頭,竟然是一架好不容易從東北角穿過跑道,正等著突破重圍到C1機坪接飛離場的長榮拖機!
我看了看離場時間,11點半...哪尼? 現在都已經10點半了還離停機坪那麼遠真是牙拜(到底在寫甚麼)!

當下給兩個GC的隨機任務指示:極盡所能讓那架拖機趕快進BAY! 成功XP加倍...

唉,XP也都只是累積在管制員心中,如果我們頭上都有一條XP顯示的話,臺北塔台的應該都已經爆表還發金光吧!(但是HP已經全部歸零了)


甚麼?連貨機都佔BAY! 拿著望遠鏡看停機坪,對著飛機和機坪系統的數量,證實了這件事情。 那就全跑道脫離往後擺吧...
抓起hotline請approach開恩,後面飛機加大隔離好讓飛機有足夠空間使用全跑道
沒想到,竟然同時間有兩架拖機要拖到貨機坪的503和506!正好是全跑道脫離的地方!而這兩架拖車的T勤公司又正好前陣子因為拖壞米國的飛機而對拖機嚴格限速。
死催活催好不容易在飛機快到N10前,順利地穿越了N10而沒有造成後續的問題...

 

北GC燒完南GC燒

大家都是我的孩子不能偏愛其中一邊啊!
北GC在哭的同時,南GC也在哭哩! 真是辛苦生雙胞胎的父母啊!
北GC客滿的同時,南GC也早掛出候補請稍待的牌子了。
更慘的是,南GC有一條很長的單向通行區間,還穿越了落地最重要的S7滑行道出口。

猜測是因為北GC太過擁塞,還要支援B2/B3進出機坪,因此沒有足夠能量及時處理場面的拖機,因此數架南機坪的飛機都無法及時拖出空BAY。
其中一段,是B2的馬航落地後機坪還被聰明貓佔著,但這個當下B1準備過夜的另一架聰明貓要拖接駁坪,B2的聰明貓機過了一會要後推離場...
這時候到底要讓拖機先拖,還是要先解決這幾架帶客飛機的問題呢?相權之下,決定讓拖車繼續往EC中段後推空出讓B2聰明貓後推進入EC的空間,接著馬航也在Q4上關車等到離場聰明貓空出Q後進機坪

這短短的幾行字可是需要將近10分鐘才會完成,可以想見塞在那個區域的地勤車輛有多麼無助了(塞車的相關文章也可以看 一場颱風吹出桃機容量的窘境(後) )

此外,一架仙那度落地後,機坪被魚翅佔著,他被擺在S8的後面痴痴地等,飛機就是怎樣都不拖走,另一架聰明貓也被花花給佔著,但南邊實在已經沒有空間容納飛機,只好狠下心來請他走EC去繞場揮手接受致意一圈了。至於另一架紫荊花航空,表定半夜十二點多到,卻在十一點半就落地,這時候我們就完全不心軟直接擺在後頭等了。這一段時間,南GC也是為了要不要全跑道,到底如何分配落地或是拖機使用S滑行道而白了頭!真是辛苦極了!

 

太順暢的到場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

空中的飛機其實一直都是管制員會給予優先順序的,終究空中飛行的耗油和地面的飛機比起來真的不成正比。
可是在桃機這種地面空間如此受限的機場,順暢有效率的落地,表示湧入機場的航行量很高,可是如果不能全方位支撐這樣的運作能量時,衍生的就是這個晚上的延誤。

受限的滑行動線,拖延了地面運作的時間,少了三個機坪,和平常等量(可能更多)的航空器確有更少的機坪可以使用,地勤作業那一端我們無從得知,但如果因為動線延誤了拖機的速度,不足的地勤能量所造成的延誤就會累積在後面等待同一組人員服務的航空器上,這會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的...

事實上,那個晚上在地面動線全滿時,已經請近場台在不造成空域擁塞的狀況下,延長到場飛機降落的間隔已取得地面空間的緩衝,如果沒有他們的幫忙,當天可能會有更多的重飛,地上也可能會有更多的衝突產生。所以因為地面動線而流管,在別的機場可能聽起來很可笑,但在桃機就是活生生地存在著。

 

全家就是你家,全機場都是我的停機坪

最後,到底滑行道關閉給特定公司停飛機到底是不是一個正常的運作?
長榮航空在小K時代就非常努力地拓展著自己,而他們伸手到機場甚至航管運作已經不是第一天,對於一個公司來說擁有這樣的積極度是非常好的
但是,偏偏他們存在於一個建設緩慢的桃園機場。 長榮航太的維修業務全球知名,為了接一堆單,他們要到了另外一塊地蓋了新廠棚,現在的廠棚裡停滿外家公司的飛機,於是長榮自己的飛機擺到沒地方擺,可是新機一直來,從本來的R滑行道、東北角(現在一大塊被死壁虎給佔掉了),到現在的NP,機場在夜間就開始關閉滑行道給這間公司停飛機,但是滑行道應該是所有人共享的動線,為了該公司而割出的運作空間,受連累的卻是所有在桃機運作的公司。 你們繼續賺錢,別人為了你賺錢花出更多的成本,這樣似乎有點怪吧。 但說到頭來,還是桃機的建設速度跟不上機場的成長需求,媽媽自己不爭氣,也不能怪孩子一直吵糖吃。

那夾在中間的航管呢?

R區宿舍(當晚A380還一度不敢從S滑過去,因為他們覺得停在R上的777屁股似乎太出來了,他翅膀怕掃到,還請航務處出來檢視才通行)

 

NP區宿舍

 


東北角宿舍

 

這個晚上終究是無事終了,平安地度過了。
而這只是個天氣還不錯的一個普通的星期四夜晚....

 

但是很有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g 的頭像
Ming

守護天空的隱形人

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KP
  • 一直覺得桃園空軍基地那裏荒廢很可惜啊

    就算不適合當第三跑道

    拿來當偏遠機坪和維修棚也很適合

    把聯絡道稍微修改應該比找新的地還容易吧

    不知道為什麼沒有這樣規劃
  • 那邊就別再去想它了..哈哈... 反正救不回來了..
    那塊地禁限建可是攸關著桃園市的發展

    Ming 於 2018/01/21 16:2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