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上擺著滿滿的中式菜肴,一行人在Palm Spring附近一家賭場內的餐廳慶祝著第一腿的成功。或許應該說,是壓壓驚吧!

2017 4/2

其實,這一次的飛行,與過往的經驗有非常大的不同,尤其,起飛時根本不知道現在要去哪裡這一件事,是完全跳脫過往經驗的。其實Patrick在出發前就跟我們說過,這趟旅行會有很多彈性,就像大家一起開車出遊一樣,途中會有很多臨時的決定而變更起降機場。從Catalina返回Torrance後,我也還不太清楚遊戲規則。

倉促將這趟旅行所需的衣物從大旅行箱換到小提袋以便放入Sling的行李空間,和所有的成員在辦公室會合後便全員上機出發。這次共有三架Sling一同飛行,並且採用寬鬆的編隊方式共同移動。

機場的西邊海面上,大片雲牆聳立,就是那片雲讓LA地區在4/3的天氣預報變得不樂觀,Jordan才會急call我們立刻出發,先逃再說。


準備出發

 

成員

長機由Jordan和Frank共同駕駛編號N981RW(以下稱1RW)的四人座Sling4,Jordan是俱樂部的主要飛行員,所以去程將由他領頭,所有的路線也將由Jordan規劃。至於Frank如何和Jordan分工我不得而知,但這架Sling4是三架中引擎性能最好的,同時也配備有自動駕駛。

另一架飛機N164Y(以下稱164Y)則大有來頭,他是熱愛飛行的電視導演Craig Spirko私人擁有的,這架Sling2並不是他擁有的第一架飛機,但164Y可是倍受Craig寵幸,機上裝備精良,自動駕駛也非常好,甚至額外的油箱可以讓164Y滯空達10小時,真是驚人!Craig很喜歡駕機跟Club一起旅行,這樣的國內長途飛行他可是經驗豐富,164Y機身上也貼滿了他造訪過的每一個州的州旗。因為164Y配有自動駕駛,因此全團唯一不會飛行的Memory便跟Craig為一組。

我則和Club的重要靈魂人物Jean(John)為一組。John是單身住在美國的南非人,他不僅飛行經驗豐富(聽說有近六千小時了),還會修飛機,每次到Club最常看到John在Hangar裡處理飛機的問題。他也數度駕駛Sling環遊世界呢。我們駕駛的飛機是台灣組裝的N169TW(以下稱9TW),也是三架裡面最年輕、最陽春、問題也最多的一架,趁著這次的飛行之旅,我們將同時記錄這架飛機需要調整的地方,因為陽春,所以並沒有自動駕駛,意思就是…。 這架飛機將由我全程擔任PIC(pilot in command),John說。任務分配真是清楚啊,哈哈。

IMG_8372.JPG

 

IMG_8374.JPG

 

首次的編隊飛行

Torrance Ground,N981RW flight of 3 request taxi…

揮別在機坪送行並記錄的Patrick,隆隆作響的三架飛機依序滑出。在航管的眼中,我們是一架飛機,這是我第一次的編隊飛行,不僅沒經驗,也沒學過,因此令我格外緊張。

我是2號機,隨著Jordan的領隊前進,3號機Craig則壓後。編隊的挑戰從地面就開始了,如何跟好領隊,不要近到領隊突然緊急剎車就會撞上的程度,也不能遠到狀似獨立的飛機,感受對方是重要的課題。

 


影片來源"飛機工廠"粉絲頁

塔台許可起飛後,我在981RW開始rolling後就進入跑道並且在他拉起後就跟著起飛(其實我好想跟他並排同時起啊,但是沒練過還是算了)。起飛後採right downwind departure以脫離LAX的B類空域後再往東飛行。因為三架要採大三角的隊形,因此我要飛到RW的右翼斜後方。但從未編隊過的我其實不太知道如何處理,於是在John跟我說調整到他右後去時,我抓了個航向往那邊偏去。Sling2的加速性能實在太好,因為RW載了非常多東西,重量頗重因此爬升較慢,這時我為了跟好他只好推頭平飛,沒想到9TW三兩下就狂加速,但油門桿收回的行程很遠,才第一次飛這架飛機的我還沒摸熟他,於是我就超到前面了,偏偏此時長機竟然還在往右偏,等於活生生對著我過來,我只好趕快繼續大角度往外偏,兩架飛機的距離近到連John和Jordan都不舒服,一度,我也看不到1RW,這應該算是編隊的大忌,所以我被John念了好一頓。Don’t do it again.連Jordan都在無線電中提醒著(我們的無線電,主頻道是三架飛機通話的頻率,待命頻道則是監聽現在長機被ATC指定的頻率,Sling2的無線電,待命頻道是可以”一鍵監聽”的,我之前飛過的Cessna都沒那麼好的配備)。

大家可別誤會喔,John並不是我的教練,我們都是美國有牌的飛行員。但是他的經驗是我需要吸收內化的,所以我會很仔細聽他的所有指導,where is your 45? 這句話在這第一趟的飛行中不絕於耳…。

有看到1RW嗎? 他在螺旋槳片最左邊的那片上面..曾飛過軍機的朋友說這編太遠了,但人家編隊處女航給我點機會嘛!

 

回憶,都在我的腳下

我們維持在5500ft,由Jordan向Socal申請雷達flight followling,我和Craig的飛機transponder都是standby狀態。脫離Torrance上的B類空域後我們往東飛行,實際的路線其實我並不清楚,因為我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緊盯著1RW飛行,雖然我仍在螢幕上輸入了KPSP做為參考,但他飛去哪我就跟著飛去哪。

我享受著窗外的景色,一座座機場從腳下經過,接著陸續飛過了Chino、Corona、March…,突然我陷入了回憶的漩渦,在我腳下的那片天空我曾劃過了多少痕跡,在炙熱的駕駛艙中和VOR Holding奮戰、湖上訓練空域做著各種課目、歐,在這裡我曾搭著小飛機在一萬多呎高空一躍而下、那座機場是飛去French Valley的必經之地而且是軍方管制員,接著,到了Banning機場上空,這是通往Palm Spring的關隘,過了Banning,將會穿越兩座高山中間的通道,脫離LA Basin進入沙漠區域,猶記那近十年前的某個日子,我單獨飛過了這座山,飛到Palm Spring去落地….

LA的地面我不熟,但空中就像我家一樣,如此的熟悉感又在腳下重現著…


Corona(KAJO)


Palm Spring

 

脫隊

Where is your 45?

John還是一直停醒著我,飛到這裡我心中的問號越來越多。他性能那麼好飛那麼快,我根本跟不到啊!而且他的航向跟高度為什麼變來變去,又沒有在無線電中通知啊?這樣到底要怎麼跟啊?但最讓我無法理解的,就是我遇上亂流而必須減速,到底要怎麼繼續保持隊形呢?

尤其到了Banning後的山谷,山上來的亂流將飛機搖得令我心慌,為了防止飛機損傷,我減速到操作速度以下。只見1RW越來越遠,加上航管要求航向100時,位於外圈的我理應要用更大的速度才能維持住相對位置,一旦減了速我是完全跟不上啊!到底該如何是好呢?本來一直飛在我後面的Craig,在這時候也超前了,於是他說他換成N02,我們就當No3吧。

還好,在一個多小時的飛行後,我們已經飛到了目的地機場附近,1RW依照Socal指示,往東跨越公路再往南後,來到了目的地機場的東邊,甚至到了這個時候,我都還一直以為我們要落Palm Spring(PSP),但事實上,我們要去的是PSP南邊的Burmuda Dunes(UDD)。都到了機場東邊我才搞清楚目的地機場,所幸Sling機上都是Glass Cockpit,配屬的Garmin可以直接查詢機場資料,趕緊看過跑道長寬好做心理準備,天氣資料Jordan已經聽過,直接由他告知。Jordan在進場前都會跟大家說他打算怎麼進入機場好讓大家有心理準備。因為減速的我早已脫離前機很遠,所幸開始調整為落地的追蹤隊形,跟在Craig後面飛就好...

等等,飛機呢?

隨著1RW和164Y陸續下降,飛機和地面合為一體,突然間變得極難目視,我睜大了眼睛一直確認他們的位置,深怕失去了他們,這在空中容易造成危險。一邊操作飛機,一邊瞪大眼睛看,對第一次飛9TW的我真的超挑戰。

1RW在機場的東面飛過後,右轉進入45度進入邊後轉入10跑道三邊,這是非管制機場的標準流程,無線電依然由長機呼叫,我們全部保持靜默,跟著飛就對了。抓好間隔,飛機依序落地,約一小時20分鐘,我們逃出了正吞噬LA的低雲,來到乾燥的沙漠,美麗的黃昏迎接著我們,如夢似幻,中午還坐在Catalina享用美食的我們,不到幾小時後,竟已經展翅開啟飛往佛州的旅程,來到Palm Spring了。

IMG_8369.JPG

FBO熱情地迎接大家並幫大家加滿油,大伙歇息的時候,Jordan訂好了飯店(對,這時候才訂的),Memory也叫好了Uber接送大家到旅館。

不知道目的地、不知道住哪裡,甚至不知道到底怎麼跟好長機。在餐桌上舉杯互道恭喜的時候,我腦中仍然滿滿的問號。


有夠豐盛的第一餐

 

IMG_8371.PNG

Leg1 KTOA - KUDD

 

[影片保留位置,等回台灣才會處理影片呦,請之後再回來]

(完成於搖晃的Coast Starlight列車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g 的頭像
Ming

守護天空的隱形人

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