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了三天和台灣夏季不分軒輊的艷陽,NASA太空中心亞特蘭提斯號太空梭近距離接觸、面朝下的大怒神和360度的海盜船、Blue Angels的近接編隊、夜間搭配燈光和煙火的air show還歷歷在目,滿載著美好回憶,飛機也稍稍增加了點紀念品的重量,歸途啟航

 

4/9

Sling在Sun ‘n Fun的展場於昨日下午已撤收,飛機也都擺進空側管制區等著出發。西返加州的旅途,三架飛機不再同行,飛機工廠加州分支的頭頭(應該是吧)Matt前來取代了先搭民航機回加州(卻異常波折)的Jordan,John也隨後搭機離去,和導演Craig道別,因為他將北飛至紐約展開下一段飛行旅程,下一次見面不知道甚麼時候,得到了一本導演撰寫的飛行故事,希望有一天可以在大螢幕看到這個作品。而4月5日抵達當日就已揮別一起參加此次飛渡旅行的Memory和Frank,甚至Memory已經倫敦返抵上海了。而我的搭檔,換成了飛機工廠的台灣股東Patrick,兩人將成為接下來幾天的生命共同體。

IMG_8977.JPG

同梯Patrick

先介紹一下即將登場的Patrick吧。這次的Sling飛行之旅真的多虧他的安排才得以讓我在離開台灣前不到一個星期旅行計畫完全大轉彎。Patrick是飛機工廠的台灣股東,也是飛行的重度愛好者,過去學飛的區域也跟我一樣在Chino並持有FAA自用駕駛和儀器飛航認證。因為有他,台灣才有組裝Sling的工廠。公司都由經理人經營而過著讓人羨慕的自在生活的他,某天聊一聊才發現他跟我同年次,比我小約半年,更誇張的,他是我當兵的同梯甚至同屬通信專長!同梯耶,這真是太神奇了!Patrick在2015年完成Sling環球飛行的壯舉,因此有他在,大可放下100顆心。

IMG_8976.JPG
有了這個紫色手環才可以進入空側區域

 

Leg7啟程

Patrick, Matt和我三人在早上十點多來到Sun ‘n Fun會場,完成進入空側的手續後,開始準備離場。接近活動尾聲,KLAL的主跑道側一架又一架的飛機陸續離場,飛機之間的間隔非常接近,台灣的管制員看到應該下巴都會掉下來吧。登上飛機,Patrick告知我仍將由我擔任PIC,他則會在空中做路徑和機場的選擇。沒錯,這次又是一個到底會飛去哪裡根本就不知道的模式,除了今天預計要去紐奧良是確定的之外。但往西的方向在這一天沒有甚麼天氣需要顧慮,相信會是個順暢的日子。

跟著由Matt單人駕駛的N981RW,我們以編隊的方式滑出,於跑道頭依Sun ‘n Fun工作人員的指示進入跑道離場。起初還跟隨著1RW飛行,但因為Matt要飛去Tampa接女友,目的地不同,不一會我們就不理他飛自己的了。往南飛了一段距離脫離KLAL的D類空域後,我們繞著空域往北轉,躲過Tampa的BRAVO空域後,在往西北邊飛行。

這時,Patrick說這台Garmin應該可以跟iPad連線。蝦毀,有這招?

只見他伸手過來在螢幕上點啊點,開啟了藍芽選單後,成功配對。這時有趣了,Patrick在空中搜尋的路徑,在iPad規畫好之後,就直接上傳到Garmin上面,飛機的導航資料就會全部更新,會不會太方便了啊!

從Patrick規劃的路徑,我再自己判斷是否可以抄點捷徑,以及判斷途中可能穿過的各類空域,要用甚麼樣的方式通過,這樣的合作模式其實也挺有趣的。但這些其實又要歸功於機上Garmin內載的電子航圖和moving map的功能,讓我可以直接從電子航圖上去預測接下來的路徑,搭配了Patrick的iPad連結ADS-B in所取得空域的即時天氣、衛星雲圖、雷雨回波位置,於空中選擇適合的路徑和機場,完全打破傳統的飛行經驗,高科技的輔助,全然改變了General aviation的運作模式。

IMG_8979.JPG
有看到飛機嗎?

我以6500呎的高度飛行,機艙溫度宜人,不似11500呎高空令人受凍,無盡的視野令我心曠神怡,和Patrick在空中聊著他的環球經驗,或是聊聊台灣的法規對於LSA和超輕的限制,期待能夠讓家鄉的天空變得更自由的那股熱情,不知道我能做些甚麼呢。

有時安靜了會,一回頭,Patrick早已入夢鄉,昨天搭紅眼班從西岸飛到東岸想必很累吧。但看到他睡著我眼皮也快闔上了呀。深吸幾口氣,打起精神來專注飛行,等他醒來就可以換我打盹了。說真的我很佩服那些民航機師可以坐在那位置上那麼久,其實我是個非常坐不住的人,前幾天長達4個多小時的飛行對我來說可是一大考驗。之前在練習IFR,on hood(戴著機外視野的遮蔽裝置)時,其實我常常飛沒兩下子就開始打瞌睡了哩。在Sling上,當我累了就會告知對方,請對方飛一下然後我打個盹來個power nap,每次閉上眼,總感覺機上的聲音和座位不好入睡,但不一會就會神奇地進入睡眠,就個人觀察大概20分鐘會自動醒來,精神就恢復了。

沿著海岸邊飛行,下頭的地貌頗為詭異,伸入海面的土地是軟是硬看不出來,上頭捲曲的河流形狀詭異好像隨時要飛起吞噬大地,有種恐怖片的驚悚感,原來,那些都是沼澤地。單發動機飛行時隨時要注意萬一發動機失效要飄到哪裡去,這些沼澤是好地方嗎?我看還是別離海岸線太遠好了…

IMG_8982.JPG

和Jordan瘋狂趕路不同地,Patrick喜歡兩多小時就降落一次,啊這樣舒服多了,不管是對僵硬在駕駛艙的肌肉,或是過度專注的大腦來說,也不太需要擔心水庫容量不足的問題。KLAL起飛後,他選擇的第一個降落機場是直線距離205海浬的無管制機場2J9,Quincy municipal airport。在距離機場約半小時前我會開始檢視機場的資料,這些資料可以直接在Garmin的螢幕上查到,不管是標高、機場航線方向和高度、相關頻率…等,並於距機場約30浬時試著收聽天氣廣播(如果有的話),並且再次檢視相關跑道和預計進入機場的方式。

以我們的方向,到達2J9前會先經過TALLAHASSE機場的C類空域,上限高度是4100呎,所以我決定就以4500呎飛過空域頂上,到達空域北邊的湖泊後,再往西轉向機場下降高度。

螢幕擷取畫面 (11).png
有辦法從航圖和下面的照片對照出飛機的位置嗎? 下面的照片,L型機場在左邊,湖泊在正前方

螢幕擷取畫面 (12).png

當時使用32跑道,雖然我們的方向幾乎對著右四邊去,但依照非管制機場的標準流程,我們必須要加入左航線進場。因此我飛越了機場,同時檢查地面的狀況,於CTAF報告位置後,左轉加入三邊。很難得當時竟然頻道裡還真的有飛機在五邊,我跟在她的後面飛越機場外的大片樹林,順利地降落在這座只有跑道、其餘一片草綠、跟幾天前落的82J非常相似的地方。雖然風也很大,但經過這些降落的經驗後,對169TW的降落操作也越來越能找到要領,只是操縱桿卡到大腿的問題實在是無解,在側風落地時難免受到影響。

螢幕擷取畫面 (13).png

螢幕擷取畫面 (14).png

加好油,將飛機推到不影響加油區的位置,Patrick請機場人員幫忙帶他去買午餐,我則在小小的航站裡閒晃。千萬別誤會我所說的航站是甚麼巨大的建築,他反倒像是間農莊裡的住宅。白色的木房子與蔚藍的天空和蒼翠的草地構成了一幅與世無爭的寧靜畫作,牌子上掛著Corry Field,是為了紀念當地出身的一位海軍飛行員William M Corry Jr.而命名。航站內展示著Corry的故事,另一面牆上,則掛著一位於1964年首位獨自完成環球飛行的女性飛行員Jerrie Mock的故事,雖然並非當地出身,但Jerrie晚年生活及最後辭世後長眠的地點就在Quincy。等待Patrick的過程中,我靜靜感受著這個小鎮對飛行英雄的尊敬與緬懷,心頭一陣暖意。

戶外的徐徐涼風下,我伴著蟲鳴鳥叫和周公下了場棋,直到Patrick帶來了午餐。

IMG_8999.JPG

IMG_8986.JPG

IMG_8985.JPG

IMG_8998.JPG

IMG_8989.JPG

IMG_8988.JPG

IMG_8990.JPG

IMG_8992.JPG

IMG_9002.JPG

Leg 8

“Clear!”N169TW的引擎再次啟動,滑上跑道反向滑行至14跑道頭並完成run up後,開始本日第二個航段、總航段第八個航段、從Quincy到紐奧良的飛行。

前幾天才經過這個區塊,但因為軍方活動空域和限航區的關係,Patrick選擇了空域之間的陸路走廊通過,也就沒有前幾天的無敵海景可以欣賞了。6500呎的高度也可以穿越途中所有的C類空域上空。這段將近300海浬的飛行其實算是頗為單純,只是穿越的區域有很多訓練機,眼睛必須睜大著看。接近三連環的Pensacola(這是新牌子的可樂嗎?) C類空域一帶,我呼叫Pensacola近場台申請flight following至紐奧良,近場台雷達識別後,其實很長一段時間也沒跟我們說甚麼話。

螢幕擷取畫面 (15).png

IMG_9003.JPG

漸漸地,熟悉的大湖又再次接近了,我們依序在近場台間交接,終於,來到了紐奧良近場台的空域。算好了距離,開始下降高度以免入侵紐奧良的B類空域(B類空域即使和管制員有直接通訊,在沒有獲得許可前是不可以進去的)。管制員要我們下降至2500呎並提供了一架平飛在2000呎的相關航情。找尋飛機的過程中,對方先看到了我們,管制員請對方保持目視隔離後,便同意我們自行下降並和塔台聯絡。這幾天的觀察來看,其實美國管制員對於VFR航空器或多或少還是會幫忙做隔離,即便法規授權在某些空域內,隔離責任是屬於駕駛員的。

螢幕擷取畫面 (16).png

很少有機會在水面上進場,Lakefront(KNEW)機場的18跑道頭外就是湖泊,低空飛在水面上還頗刺激的,塔台指示從左四邊進場,並且許可18L跑道落地。沒有下降指示燈的18L跑道,我以跑道的號碼為參考,腳下的湖面讓我感到不踏實,在香港赤臘角機場或是關西機場降落是不是也是這種感覺呢?還好第一天BFR時鼓起勇氣練習了29L的小跑道,後來旅行不斷派上用場,18L跑道也是如滑行道寬度般的窄跑道,除了跑道中心線外沒有其他標線。

螢幕擷取畫面 (17).png

螢幕擷取畫面 (18).png

順利落地後,塔台指示由末端脫離,並與地面管制席聯絡,沿C、F滑行道至Flightline FBO停機。咦,981RW已經先一步來到這了呢!

IMG_9005.JPG

IMG_9006.JPG

等待Uber的時間,我在Flightline裡閒晃,這間FBO的裝潢樸實卻不失高雅,讓走入的飛行員有種備受尊敬的虛榮,充滿設計感的空間又以帶著幽默的裝置藝術或樂高點綴,午後的陽光從大片玻璃灑落,飛行時的疲勞在這空間裡被療癒了,是這幾天走過的FBO中很喜歡的一家。

IMG_9013.JPG

IMG_9017.JPG

IMG_9018.JPG

IMG_9009.JPG

 

IMG_9014.JPG

 

IMG_9012.JPG

本日兩航段飛行時數分別為2.2與2.8小時,從佛羅里達來到了路易西安納州的紐奧良,在紐奧良市區街上享受美好的爵士樂,在老舊的建築中大嗑生蠔,燈紅酒綠,酒吧的現場樂團毫不客氣地拼場,經過爵士酒吧時,我無法不停下腳步欣賞那令我渾身起雞皮疙瘩的音樂。多麼美好的地方啊,雖然我不喜歡大聲和吵雜,但這個晚上就請儘量轟炸我吧!!

就在我們享受著音樂和美食的同時,路易西安納和德州的西面,一道斜切美國的巨大鋒面正對著我們而來.....

 

----

什麼是FBO?

這個名詞在臺灣應該頗為陌生,FBO是Fixed-base Operator,顧名思義是駐點在機場裡的服務公司,主要服務對象是General Aviation的飛行員,如果要以臺灣的經驗來說,長榮在松山機場的商務中心,也可以算是間FBO。FBO可以提供加油、飛行員休息灌洗的空間,簡單的販賣部、製作飛行計畫的電腦房。有些FBO會提供免費的汽車,讓飛行員可以到機場外的地方去用餐或逛逛。還記得美西大縱飛時,我們還開了一輛免費的賓士嗎?
詳細的介紹可以參考這個維基百科的介紹 Fixed-base Operator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g 的頭像
Ming

守護天空的隱形人

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