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698.JPG

"ㄟ,既然有這738的模擬駕駛艙,今年要不要加入World Flight? "
這樣的一個念頭,讓9個瘋狂的模擬飛行玩家,創造了人生中難忘的一個星期...

 

什麼是World Flight?

World Flight(以下簡稱WF)是由澳洲團隊發起的慈善模擬飛行活動,每年10月底至11月初舉行、每年選擇不同的降落機場、為期一周,從雪梨環遊世界回到雪梨的。同時,該團隊使用自組的模擬座艙,並且24小時直播,觀看者可以捐錢,該團隊會將獲得的捐款再捐給慈善機構。除了澳洲團隊,經過數年舉辦後也加入了美國、英國及德國等4國共12個"官方"團隊(也因為這個官方頭銜讓我們在活動中非常感冒,後面就會知道)。飛行過程中,會透過VATSIM虛擬航管網絡連線,讓各團隊彷彿在相同的時空中飛行,各國的虛擬航管組織也會"盡量"在WF團隊經過各自管轄區域時,上線提供航管服務,如果各國無法提供,就會由WF團隊中自組的航管團隊來管轄,因此可以達成7天24小時不間斷的管制服務。 詳細的WF介紹詳見其官方網站 https://www.worldflight.com.au/

WF選擇的機場常常以"好玩刺激"為原則,因此有很多停機坪和滑行道不足的機場會被選用,過去WF曾經要經過台灣時想選擇台南,後來經過努(一)力(番)協(爭)調(執) 還是選用了桃園機場。當經過小機場時,非常多不(天)合(怒)常(人)理(怨)的事情會發生,請繼續看下去。

IMG_4811.JPG
World Flight 2017的路線圖,從YSSY(雪梨)開始逆時鐘飛行後繞地球一圈回到YSSY

 

前置

要達成7天不間斷飛行,人力的需求是絕對必要的。尤其6個晚上的紅眼班更是挑戰參與者的體力極限和大家輪休的方式。因此,在很早之前大家就開始依照自己工作所能擠出的最大空檔,安排可以參加的航段。只是WF太多的航管因素會造成時間的不精確,適度的彈性是必要的。除了住在台北的A、J、M、R、V,和住在桃園的我和2、C和I也分別從苗栗與台南趕來共同奮戰,ACIJMOR2V,9個人和少數報名參加的GTA客人一起面對49個航段,大家可以想像嗎?
螢幕擷取畫面 (5).png
自填班表

在WF還沒開始前,幾次去GTA飛行的經驗,最讓我頭大的就是雙組員的合作。在單機飛習慣的模擬飛行玩家,面對那麼複雜的駕駛艙,都是全新的世界。也因此我接觸到了從飛行前到關車過程中相關的駕駛艙流程和檢查表,還記得第一次學習時,花了將近一個小時才把pre-flight的東西搞懂,儀表的位置一點一點的認識後,才找時間在家裡面做自我的練習。為了熟悉流程,還趕緊到淘寶找到了738駕駛艙的大圖片,在家裡充當"紙老虎"做自我練習,並且在11月4號下午到GTA去跟卡爾上機練習了兩個多小時。GTA也進行直播的準備,也運用了飛行計畫的製作系統,每一個航段都會輸出一份完整的飛行計畫,裡面詳載著飛行距離、時間、油料、航點等等資訊,要看懂那份天書也需要學習呀!
所有人都用非常認真的態度在面對這個模擬飛行的年度盛事,當然,也是對彼此的一個大挑戰,連航空公司都不會進行的七日世界環遊飛行。
23031719_10203587021354247_938191223277690123_n.jpg
一打開頭就先暈一半...

 

11/5 啟航

還沒下夜班的清晨,在輪休的床上翻來覆去,雖然鬧鐘還沒響起,心裡面早已惦記著GTA團隊。打開查看VATSIM航情的手機APP,毫不驚訝地,雪梨的地上擠滿了即將起飛的飛機,而GTA738已經在跑道上,前面起飛的飛機不多,看來是搶到了好先機。其實WF很大的問題就在於同時間的飛機常常太多,導致無線電擁擠而發生航管延誤,即使錯過了20分鐘,都可能讓後續的延誤如滾雪球般不斷擴大。

IMG_4689.PNG
台灣時間早上6點,GTA738準備滾行,地上的飛機... @@

IMG_4694.PNG
從雪梨到布里斯本的第一航段,許多玩家來伴飛,除了官方的12架,GTA跟著其他近80架飛機一起飛行...
 

這是場真真實實的戰鬥!!

 

下了夜班休息到下午,抵達GTA時飛機正準備降落位於巴布亞新幾內亞的AYPY(Jacksons)機場。當時跑道頭已經排滿了離場的飛機。由於在凱恩斯就遇上嚴重的延誤,因此A希望趕緊追上進度。AYPY到印尼WABB這一趟,我坐上了CM2的位置擔任PF。以自我練習的成果努力追上超專業的A的光速節奏。但怎麼趕都沒有用,這只有單一跑道的機場,在高航行量的狀態下,就是得慢慢排隊,我們好不容易滑出了,卻仍有七架飛機在我們前頭,預估至少得等上半個小時。

IMG_4702.JPG
這... 

IMG_4705.JPG
AYPY飛往WABB的離場航段,跑道頭等待起飛(等待被插隊)
 

讓人不悅的"主場優勢"

很多飛行員常問台北的航管為什麼在台灣都沒有主場優勢。主場優勢簡單來說就是國籍優先,很多國家為了優惠自己國籍航空的飛機而調整順序,有時手段甚至明顯到讓飛行員非常不舒服。沒想到這樣的狀態竟然也發生在WF。 據說,"官方"的12架飛機其實是有付錢給WF團隊的,因此,WF團隊因此常提供這幾架主場優勢,就當我們在AYPY跑道頭等了超過40分鐘,沒想到無線電不斷傳來XXX line up behind landing ...,見鬼了,我們在跑道頭第二架,為什麼一直有後面的飛機插隊,而且還是從草地上滑進跑道。一架就算了,沒想到兩架、三架、四架就這樣接連地搶了順序,地面延誤硬生生地延長到了一個多小時,甚至連一起飛就發生保留油量少於原本的估計值,過去從來沒有跟飛過WF全程的我們著實被這個過程給嚇著了,而且大家都非常生氣,也因此,第一天的數個航段都是以非常緊湊的節奏在追逐時間。哼,咱們走著瞧。

IMG_4707.JPG
雖然模擬飛行可以關閉墜毀的功能,但從草地超車真的太拙劣了(全部機型都一樣是軟體模組設定問題)
 

相似呼號

由於呼號是GTA738,在AYPY離場的同時,我們不斷被VOX738的呼號給影響著,偏偏這架飛機一直和我們黏在一起,而VATSIM的無線電品質並不是非常好,為了搶話確認許可,常錯過很多操作時機,因此在WABB離場時,開始改為GTA738T,雖然音節稍多,也多少可以避免誤聽的狀況。事實上相似呼號在真實世界也一直是個潛在的作業風險,各國也都試著想辦法去處理它。

 

航管瘋了,大亂鬥的WABB

在WABB落地後,天色已暗,大量的飛機停在地上,無線電持續繁忙。這一趟我一樣坐在CM2,擔任PM的角色。快速地完成了所有流程準備出發飛往馬尼拉RPLL,申請許可時,只有tower席位的管制員,必須兼發航管許可、後推滑行,還要管起飛降落。按照真實規則,這座機場必須要上跑道反向滑行才能到跑道頭調頭起飛,可是空中到場航機過多,根本不可能達成,當地的航管本來想照真實流程進行,也因此approach要求塔台所有地面航情都要等待。所有人等得不耐煩後,一架中國東方在雞同鴨講之下,乾脆自己動了起來,然後突然聽到塔台廣播,想起飛的請自己跟著東方的飛機"走草地"到跑道頭。 走草地的確是這種機場唯一的解法,這種大亂鬥的狀態下大家根本不管什麼真實了,所有人的耐心都燒完了。即使沒有離場前的航管許可,我們決定還是後推滑出到跑道頭去。
到了跑道頭跟塔台申請離場的高度和雷達識別碼,這時塔台更是開了大絕,直接下線。我們傻著眼看著彼此,那...就...直接起飛?
還好,就在我們想進跑道前,塔台再次出現,這次原本帶著印尼口音的管制員變成了澳洲腔,讚啦,WF的管制員上來了。簡單的跑道航向和初始高度、電碼,我們很快就被放行。換離場管制席連絡後,很快就被引導加入了航路。這是11月5號的晚上5點多,WF約開始10小時,我們已經要開始進行第五個航段的飛行。

來到單一跑道的機場一定要先溜為妙

 

躲天氣、抄捷徑

從WABB起飛後沒多久,就接進了赤道一帶熱對流非常旺盛的區域。甚至接近菲律賓之前,雷達上的天氣回波到處都是。其實模擬飛行裡的雷雨和真實世界還是有真實度上的差異,但是因為飛機真的晃得很厲害,而且瘋狂旋轉的TRIM讓人感覺都快轉到壞掉了,還是儘量躲開天氣得好。於是我們在研判了氣象雷達後,找到了一條可以抄捷徑,又剛好可以穿過天氣的路徑。 在真實管制時,飛行員這樣的行為我們常常都會私下"談論"著(有時甚至根本沒有雷達迴波還是有人在躲),沒想到一坐進駕駛艙,平常在管制席"學到的"全自己用上了,哎呀,莫非這就是人性?
終於,飛行了三個小時後,在沒有標準到場程序的馬尼拉空域中,遊航管引導穿越機場上空後,回頭攔截06跑道的ILS,本來從TCAS看周邊的飛機,以為還會被帶遠去跟,沒想到一個大轉彎插了進去(後來看了他們的雷達錄影,後面那架被拉開了),順利地降落在馬尼拉,因為WABB在大家還沒搞清楚狀況時溜得早,抵達馬尼拉時還算是前幾名,也幫助後面的航段追回了一點時間。

IMG_4744.JPG
 

IMG_4709.JPG
即便只有三個多小時,對我來說還是非常漫長啊!!那睡一下好了  XD

 

IMG_4710.JPG
降落馬尼拉

 

飛機在晚間9點初頭停妥,終於有人跟我交換位置了。在這位置一坐就是6個多鐘頭呀!但接下來,我要去更重要的地方,開航管中心。

 

VATROC航管中心

因為馬尼拉的下下站就是台北,因此中華民國模擬航管組織(VATROC)的成員們也因此聚集在一起準備應戰。這次應該是VATROC"接待"WF的第三次,第一次是純過境,我們只派出一個人管制,去年落台北時大受好評,因此今年度再次獲選為WF的降落點之一。但是,今年的時間實在有夠尷尬,竟然發生在晚上的一點多,因此VATROC的管制員也經歷了第一次的"大夜班"。面對這世界級的活動,代表台灣服務的VATROC也嚴正以待,雖然人力無法完整安排,但也儘量以衝擊最小的方式運作席位。大家在晚間11點左右就位,吵吵鬧鬧地聊著天,到了接近兩點時,飛機開始多了起來,這樣描述太無感,那就來看錄影好了。
因為沒有戰管,因此我們大量運用了真實世界不會用到的空域提前調整飛機的順序,只是很多飛機到了我的手上(桃園的五邊席),飛機下降高度的狀況非常不一致,有人在機場外50浬已經殺到4000,有人在兩萬多下不來,因為高度造成的地速差異讓順序非常難處理,但這就是虛擬世界會遇上的狀況,不足以為奇。
而因為台北是GTA的主場,我們當然要理所當然地給予主場優勢啦,大老遠就直飛HUKOU,再適度地引導一下,GTA在馬尼拉經澳門到台北再出發的航段,據說追上了2個小時。

IMG_4711.PNG
半夜12點半,都還在前一段,GTA還在澳門地上




我們都是從GTA衝過來的 西部席+部分桃南席 和桃園五邊席

 


機場管制席  睡覺的南部席 和後面的桃機離場席+北部席

 


南地面管制和北地面管制席(感謝學弟大力支援),還有子翔和BG在家裡擔任許可頒發和其他支援

 


大約兩點到三點多的縮時

說真的,大夜班還真是辛苦,但大家團結一致地完成了這個任務,在4點多時體力都已經到了極限,此時地面的飛機不到五架,天上的飛機也由加菲安排好之後,便請大家先"自主飛行"了。

IMG_4721.JPG
擔任南部的卡爾飛機最早結束,也最早入定....

IMG_4723.JPG
好累喔...

 

開車回到大園時,東邊的天空早已一片光亮,在五楊高架上看著遠方的桃機,一股不真實感油然而生,我剛剛才從虛擬世界的桃機離開,而在另一個平行時空中,GTA738T和一大群的飛機正在飛往長崎,非常累人的11月5號,但那股揭開序幕的興奮,還有夥伴們並肩作戰的熱血,讓我們在半天的歇息後,帶著滿滿的精力接續後面6天的旅程。

(出租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g 的頭像
Ming

守護天空的隱形人

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