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想多睡點覺,卻因為轉行政職之後生活正常,又是差不多的時間自動醒來。一早打開Ininite Flight的航情資訊,每周五的Friday Night Flight還在進行中...

f3aa5ca54810353e69a9cb6e6721a3a7e7beb5b8_2_830x139.jpeg


通常這樣的活動,ATC幾乎都是滿席,我也就不太會插手進去找位置玩。但今天早上,活動主機場的檀香山(PHNL)塔台席竟然是空著,在航管協調的論壇中也出現有人求救需要塔台席位的要求,雖然離上次玩IF的ATC已經半年以上,我還是硬著頭皮跳上席位去管制。

IMG_2843.PNG

PHNL有4條實體跑道,水面跑道倒是沒有在Infinite Flight中出現。這幾條跑道中8L和4R/L交叉,因此起飛跟落地放行都要照顧到互相穿越的問題,而8R則是五邊和4R/L交叉,在空中會有進場航道互卡的危險。

此外,8R落地後要滑到客機坪,需要穿越4R/L和8L兩條跑道,非常麻煩。這樣的組合,其實在IF中來說,不是很好處理。

我觀察了FR24,在往東運作的模式中,看起來落地跑道是4R,起飛跑道是8R,如此一來8L可以輕鬆應付跑道穿越的需求,但是不是有更複雜的組合可能就要問問常飛PHNL的飛行員了。

 

IMG_2840.PNG

一堆飛機等著過跑道...

IMG_2841.PNG

 

在IF中,expert server的ATC上線後,會使用Slack作為協調平台,雖然有時已經忙到翻掉還要打字非常困擾,但必要的協調還是得發生,尤其PHNL這機場如果TWR跟GND又分開運作時,IF的跑道穿越指示是存在於GND席,TWR又要負擔跑道的起降安全,這時兩人的協調就更相重要了。

IMG_2845.PNG

但今天可能因為跑道邊被塞滿了要過跑道的飛機,結果有架飛機明明還有條滑行道可以脫離,卻硬是慢慢往後滑,這時我完全猜錯了他的意向...於是...(請看影片)

 

這真是有給他恐怖到....

今天的approach由Henrik Elster擔任,他其實帶得滿好的,而且8L/R的平行進場都安排很好,也都可以插放飛機。 但是因為PHNL外頭就是山,飛機出去之後就會轉彎,其實他帶平行進場,對我來說並沒有好處因為我沒法平行起飛。而GND又把飛機送到三條跑道來分散壓力,此時放行上如果要維持安全的隔離,就非常複雜,我必須要考量到...

4R起飛,8L起降要等,8L落地或起飛4R/L起降要等,8L起飛8R要等,反之亦然,甚至4R跟8R沒有衝突我也不太會一起放因為理論上他們都必須要往右轉,所以在真實世界這也是需要互相間隔的。後來觀察了一下IF的飛行員,很多路徑都直接穿過山飛行,並不太真實所以後來就....算了! ><

也因此,到底要放誰,然後誰可以上跑道等待,都變成了一門藝術。

螢幕擷取畫面 (120).png

 

有時,不知道為什麼APP會送一架4R的目視進場過來,然後跟8R落地又是有衝突的,這時候也得自己解開衝突,如果APP帶太緊密,那就麻煩了...

 

 

就這樣不知不覺地管了一個多小時,本來要下席位時,原本的GND要來接替,但似乎他一時放不掉他的航情,就這樣又拖了將近20分鐘,直到我一個不小心跳出了IF視窗,回來時所有聲音都沒了。這時候我只好硬是斷線,不然少了聲音的cue,不是很好判斷誰有叫我.. 後來我使用IF的replay功能錄製了前面1小時12分的管制過程。反正這樣的段落也夠久,應該可以看到睡著吧...

IF的航管功能至今仍算是手遊中,很令人驚豔的一塊。只是因為expert server ATC的每日服務區域限制,反倒是限制了席位的數量,也因此,我常常上去看一下就下線了,否則當飛機聚集時,那數量還真是嗆,非常挑戰ATC的能力。但因為通常都搶不到席位,而飛機聚集最多的時間點也常在我們睡覺的時間,所以這幾個月玩IF的機會真的少之又少,所以有點考慮這次訂閱時間結束就要離開這個手遊了...

螢幕擷取畫面 (121).png

週六的早上有這樣的機會遇上FNF還是很難得,簡單記錄至此。 以下是其中一小時12分的片段...

 

 

 

    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