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World Flight開始前幾日傍晚,可能因為前幾日熬夜的關係,頭部突然兩個點同時炸開,那個當下我以為我要跟大家說再見了.... 接下來的這周,頭痛便隨時伴隨著我...

  持續的肩頸僵硬和頭痛,實在不是飛行的好狀態,但是這麼重要的一個星期怎麼能被打敗呢! 才開始一天就遇上身體的大不適真不是件好事,還好,我們的飛行旅程從來沒讓我們雙腳離開地面,不需要宣告mayday,不需要轉降就醫...

11/6 -1 航管還沒來!

在家睡了很大一覺,下午再到GTA報到時,GTA738T由V和I執飛,從覆著白雪的阿拉斯加飛往加拿大CYYC的途中。A一看到我,就馬上跳下位置讓I開始輪休,我直接坐上了CM1跟A搭配。
昨日的大趕點讓我們的進度大超前,雖然飛行的區域還有航管照顧,可是再進入加拿大區域時,ATC根本還沒上線(在WF時,管制員會像接力賽一樣,順著WF預排的時間表出現,如果比預期的時間太早,有很大的機會遇不上ATC)。和A討論並看過油量過後,決定"假借機械故障狀況排除之名,行空中待命等航管上線之實"。經過管制員同意後,在FMS敲個幾下,飛機就開始"齁頂"了。這時我們也討論到,管制員如果要給飛機這樣隨機的待命,許可是非常複雜的,但是實際上具有RNAV能力的飛機,根本只要給他待命方向、邊長和進入邊的航向就夠了。航管術語和法規跟不上科技其實長久以來是持續存在的問題呀。

螢幕擷取畫面 (7).png
空中待命中,當時其實應該是白天,但是為了休息同時讓機器也休息,會關掉投影機和喇叭,就像進入漫長的黑夜巡航一般..(GTA直播畫面)
 

螢幕擷取畫面 (8).png
近三個小時的航程,我們還開啟了"機上娛樂系統"殺時間,才飛第三腿我就超佩服民航飛行員,怎麼可以在位置上坐那麼久(GTA直播畫面)

等待了半個多小時,眼看大部隊已經接近,雖然VATMAP仍顯是下一段的區管尚未上線,但當地的approah和tower都來了,因此我們決定繼續前進。實際上航管服務沒有間斷,沿著STAR下降,很遠就看到了機場,和A取得共識,申請了目視進場,省下飛往長五邊的時間。果然一坐上駕駛座,就會想要快快快啊!

飛行員就是在地上想趕快起飛,一起飛就想快降落

 

11/6 -2 機長訓練?

雖然是模擬飛行,但因為如此專業的駕駛艙,當然一切的流程都要盡可能貼近真實。要熟悉地駕馭整個駕駛艙流程並不簡單,許多的執行項目要記住再以檢查表確認,兩個飛行員的各自職責,從起飛前,如何做起飛前的路徑輸入、油量計算、起飛推力計算、滑行路徑預劃、起飛程序和安全有關的簡報,到後推開車後,在滑行道上執行管制員的指示。起飛到巡航後的時間與油量紀錄和確認,下降前對到場程序和進場程序的準備、降落性能的計算和降落路徑的規劃,雖然過去我在駕駛艙觀摩了不少次,但實際上座執行又全然另一個世界。

到了CYYC,疲倦的A突發奇想,直接請剛下班的J上座。由我在CM1"帶著"CM2的J執行WF第14航段,由加拿大CYYC飛往美國鹽湖城KSLC。因為抵達時間夠早,我和J兩人也可以從容地準備,原定台灣時間0025L出發,我們從2300L就開始進行,我把A教我的一切全部拿出來跟J分享,說也慚愧,J的流程記得比我還清楚呢。就這樣,兩個人把飛機弄上了天空,再弄到了鹽湖城的地上,成功地靠著駕駛艙的分工流程,在毫無訓練或準備的狀態下,從沒一起飛過的兩個人完成了雙組員的合作。
過程中我也感受到為什麼常聽飛行員朋友說常被左座催無線電、或是被電在駕駛艙做的事情。的確在和J合作的過程中,多少會忘記雙組員動作的J會搶了CM1(或是空中PF)要執行的動作,或是在無線電通話上有些贅字,我就會忍不住想要"教"他,有時候語氣竟然還會嚴厲起來,真是感到有點抱歉啊。但第一次完成完整雙組員操作的J,也跟我第一次學習時一樣,在模擬飛行的視野上又更開闊了。

這個航段在出發前,也發生了發動機無法點火的狀況,最後只好整個重新啟動,不間斷飛行了35小時的模擬機在這時候第一次出現故障,還好重啟後只是虛驚一場!

IMG_4740.PNG
從沒一起飛過的兩人成功把飛機弄到鹽湖城,一定要握個手說聲合作愉快的啦~~ J頭上的追風的真的很有他的風格啊!!(GTA直播畫面)

 

太空站內的苦路蚌殼

當飛行時,輪休的組員們都到哪去了? 有的人離開平行時空回家躺床,有的則是繼續留在飛機上,睡在狹小的蚌殼啦!
(腦海中出現蚌殼精的畫面嗎? 我是指飛機上組員的休息室那個BUNK啦,但是蚌殼用在這裡個人覺得實在夠生動的..)

來過GTA狹小的駕駛艙就知道這裡怎麼可能會有地方架床呢!當然是打地舖啦。駕駛座後面小小的走道正好可以躺一個人,而螢幕前面的地上還可以睡一個人,只是彎曲的空間即使哈比族的我也覺得不舒服,倒是9個人中最高大的I竟然可以睡到叫不醒,實在太厲害了! 說真的,每次4個人在這空間裡輪流飛行,狹小的地舖沒有柔軟的床墊,還要忍受從天花板入侵的蚊子,在座位上的人想移動,還得從駕駛座上穿過,就差沒有無重力狀態,否則說這裡是太空站一點也不為過啊! 在這樣的空間中生活七天,有人執飛、有人幫忙、有人輪休,吃飯時間就在裡頭上餐點,像是當兵一樣的七天,好累好瘋好好玩!

gta2.jpg
跳跳椅拆掉變蚌殼

gta3.jpg
 

gta1.jpg
GTA太空站實景

Inked23319118_10155687850661427_1068030494111562891_n_LI.jpg
螢幕下面的弧形蚌殼...

23316289_10155683678206427_1600152527285924941_n.jpg
先~生~~ 您~的~糖~醋~醬ㄤㄤㄤ~~~~~

23658344_1603334126356348_3819117849187811426_n.jpg
上餐囉~~~
 

23622215_1603334079689686_7166409449854604981_n.jpg
分一塊嗎~~先~~生~~~~
 

IMG_4771.JPG
六腳吸血飛行蟲防禦對策... (先把後面航段的照片拿來用了)

 

好機友就是這樣啦

 

11/7~8 平行時空的紅眼航班

飛到了鹽湖城後,我便回家休息好準備7號下午的半天公務。當天晚上11點再次到GTA報到。頭痛的狀況時好時壞,脖子後方的兩條肌肉依然緊繃,看到大家努力的樣子總能稍稍壓過痛楚,為奮鬥的能量補點血。
過了20小時,GTA738T正進場至旅程中位於南美洲的最南端的El Alto機場(SLLP),這座位於玻利維亞首都的高山機場,場高一萬三千多英呎,是我在模擬飛行體驗中海拔最高的機場。穿越群山萬豁的進場非常壯觀,但是單一跑道和狹小的機坪區域又再次提醒我們~~ 趕快出發!!!

飛到了第三天,大家對於真實度已經全然放棄,總之,這種小機場就是會看到飛機通通堆在一起,一大堆飛機會停在草地上,後推時也不用擔心從人家身上穿過去,聽到航管說taxi to holding point rwy xx via GRASS更是完全不需要吃驚,不這樣玩WF是進行不下去的。但是除此之外,跑道上和空中的隔離,管制員們倒是會照顧妥善,因此對於周遭的SA(Situational Awareness)仍然非常重要。

第23航段開始往北,由SLLP飛往巴西的SBUA。這趟由V為PM的CM1,我是PF的CM2。一點都不吃驚地穿過別人身體後推,很吃驚地航管要我們照著滑行道在跑道外等待,更是嚇到吃手手地要我們在一架進場飛機前在跑道上"高速"反向滑行至跑道頭,然後又讓人覺得"這樣才對嘛"地被叫到草地上去等那架高速衝進來的飛機。雖然超級不真實,但是很具娛樂性呀!

起飛時即使使用了全推力,高海拔的機場果然影響航機性能頗大,起飛滾行都快用完整條跑道了飛機還沒拉起來,很恐怖啊!

 


喊V1的瞬間,有看到已經接近左邊第一條脫離的滑行道嘛? 對照右邊的空照圖.... 跑道短到嚇到吃手手啊!! 

這個航段的台灣時間是在11月8日子夜,但我的精神卻非常好。只是頭還是一直頻頻痛著。我在真實世界搭飛機時也是幾乎無法睡著的人呀,就讓我任性地醒著吧!V大概半小時後就先離開平行時空,由A接手。
(快轉至進場階段)
WF選擇SBUA更是不可思議。被樹林環繞的機場,沒有滑行道,沒有ILS,模擬飛行場景連PAPI都沒有,甚至連真實世界的航圖都寫著這裡沒有塔台。但是WF的航管團隊當然會來這裡開台啦,不然飛機那麼多怎麼搞呢。本來預計執行RNAV進場,但因為老遠就看到跑道,前面也沒飛機,我們就又選擇了目視進場。這時,A幫我在FMS上做出了一條線,同時做了些高度的和下降率的設定,這時竟然就可以跟著Flight Director飛了,超厲害的呀!這些方法即使到現在我都還沒學起來哩。

單一跑道機場的最高守則是甚麼?  沒錯,趕快跑!

但離場前加油時,發現加油車就是一直很想幫我們加滿油! 我們不要那麼多啊(怒)。
追根究柢,原來是因為停機位在場景的加油坪前面,模擬飛行會自動把飛機加滿油,這時趕緊重新載入場景換一個位置就解決這個感覺很複雜、解法卻很簡單的問題。

WF團隊的航管聽起來就是很舒服,在草地上依序排隊,不一會就獲准起飛,開始了第23個航段,由SBUA飛往即使請出谷哥大神我還是不知道這是位於哪個國家( 聖克里斯多福與尼維斯 )的TKPK機場,只知道這個機場在手遊Infinite Flight裡跟大名鼎鼎的聖馬丁都在同一個加勒比海場景之中。

IMG_4745.JPG
A擔任PM,我擔任PF執行第23航段

IMG_4753.JPG
SBUA等起飛

IMG_4754.PNG
從SBUA飛往TKPK,圈起來的就是GTA738T,可以看得出來還是打著頭陣

WF的過程中很有趣的一件事情,就是到場與進場還有落地跑道的猜測。礙於目的地機場距離太遠通常無法即時收到ATIS,GTA的738可以模擬由ACARS下載該機場最新的天氣資料,由METAR報去判斷使用跑道。但對於複數跑道機場就頗為挑戰。聽航管給前機甚麼許可是最好的暗示。但TKPK這種航路跟進場程序根本連不起來的地方,多少就要猜測航管會指定的路線好做下降計畫。有時,航管遲遲不給許可時,還要很仔細規劃高度和速度的調配,這是環球飛行時存在於每一個航段的挑戰。在接近TKPK時,因為航管一直不說到底後續路徑怎麼飛,那乾脆技巧性地誘導他"請問是不是等等預計從哪裡進場",這時就直接獲得了定向該進場點的許可,哎呀我們真是冰雪聰明! 

這個航段的後半段由I起床接替A,我把PF的任務交給他。這是第一次和他一起飛。I 是個很喜歡嘰嘰喳喳叫又常出現孩子氣反應的大帥哥。今天才從台南北上加入的他和這台模擬機還沒有非常熟,位於海島上的TKPK不是太困難,雖然天氣報上寫著下雷雨,大家都開著玩笑希望不會獻出這個旅程中的第一次重飛。當然,I很爭氣地把飛機落下來了,飛機在跑道末端迴轉反向滑行至機坪,所幸後方飛機還不多因此我們不用被趕上草地去。飛機順利停妥,時間已經是台灣11月8日早上6點半,意思就是我坐在這個位置將近6個半小時,疲累感終於上身,頭也快要爆炸了!

IMG_4755.JPG

在這個旅程中,除了許多一直關注著直播的幾位朋友,我們一直有一位"攝影師"在跟著我們,幫我們拍機外的照片。這個段落就用這美麗的機外照片做結尾吧....




(好累為什麼寫不完之繼續出租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g 的頭像
Ming

守護天空的隱形人

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