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算是我頭一次在雷達上看到紅字狂閃的RF(RADIO FAILURE),而且還是真情況的吧...
管飛機的幾年來遇過幾次飛機難以通聯的狀況,狀況到底源於何處我不得而知,我在塔臺曾經對華航飛機打過信號燈,後來落地無線電就好了。也發生過澳門的老貨機從頭到尾一直卡人家的頻道,落地後叫他在地上不要動,由FOLLOW ME帶著他進機坪。到了近場臺,只遇過一次專機中隊的飛機不知道怎麼得突然不做回應,他還是在雷達引導往新竹的狀況下,只見他一直往海上飛,怎麼通聯就是沒有辦法,那他會怎麼回頭沒人知道,這時候其他飛機閃他遠遠的就對了。通常試通一陣子無果之後,我們就會抱著"他一定會試著叫我們"(因為飛行員會提醒我們他正在等待許可)的想法,期待飛機的回應並保持雷達的監視,或者是那個時候他就會真的發現他無線電有問題。

初六的晚上,也算是長假的收假日前,大批的飛機已經陸續抵臺,松山連串的飛機也順序降落。晚上十點半上席位時,手上大概只有5架飛機,兩架從南邊,三架從北邊。前一個席位還衝了一架西南邊到場的國泰,讓接近機場三邊的長榮順序安排變得有點小尷尬。接著中華從西南邊來之後也讓他往KARAN衝,其他飛機就是從東北邊來的了。

東北邊的飛機陸續是UPS7、復興和兩架華航。它們大概已20浬左右的間距進管,算是非常舒服的航情。因此每一架飛機都是指示他們保持空速290以上直到進一步指示。塔臺手上則陸續滑出4架飛機,兩架往南,兩架往東,是個輕鬆好打的時段。

突然間,耳機裡開始出現持續的"沙沙"聲,經驗告訴我有人卡住頻道了,但是語音通訊系統上並沒有出現有人在發話的符號。我便在125.1以及緊急波道121.5(有時候覺得這兩個數字很討人厭)開始廣播請頻道裡的人檢查有沒有人卡頻。可是聲音依然持續,於是我開始過濾手上的飛機,一架一架把手上的飛機都叫出來,為一沒有回答的就是UPS7。這時候我把其他的飛機都先換到124.2頻道,並且繼續在125.1跟UPS試通,他果然是怎麼叫都叫不到。我也一直在121.5頻道呼叫UPS請他檢查發射機,但是狀況都沒有解決。

這時候鄰座資料席的ER學姐也幫我用121.5廣播請UPS換到119.7這個當時已經沒有飛機的松山席頻道。飛機聽到了,當他一轉到119.7,又換119.7出現持續的卡頻沙沙音,而且我們無論怎麼回應UPS,他就是不回答,即使他一直發話,他仍聽不到我們的回應。於是UPS就從約SEPIA到AUGUR之間的位置(當時是直飛MARCH),緩緩依許可下降到7000呎,就開始發生無法構聯的問題。

這時候我們的對他預期是:他在MARCH之後會自動回到到場航線,他會保持7000呎的高度,他可能會在JAMMY開始待命,或是直接從JAMMY開始進場。由於最後面兩者是一個未知數,後面跟著他約20浬的復興我就收回大速度的許可,改保持8000呎並且頒發在MARCH待命的指示。至少在狀況未明之間,我先保持高度隔離,並且暫時闊清UPS可能通過的路線,如此不管UPS怎麼飛,其他飛機跟他都不會產生影響。

飛到機場三邊時UPS似乎也發現狀況不對了,開始一直呼叫,可是我們怎麼叫他他依然聽不到我們的回應,接下來雷達上就開始閃動紅色的RF字樣。要在雷達上顯示RF,必須要飛機的迴波器設定在7600,此時系統就會自動處理,以顯眼的紅色警示提示管制員。現在飛機的無線電大多狀況都很好。要真的遇上無線電失效還真不是太容易。沒想到現在真的就在眼前對著我猛眨眼。如此確認了UPS也已經發現自己進入無線電失效的狀態。

我繼續在121.5頻道對UPS廣播,嘗試確認他可以聽到我們的呼叫,並且請他不要做任何的回應,因為他只要一嘗試發射就會卡住頻道,此時改請他聽到的話就SQWUAK IDENT。說完後幾秒鐘,雷達上果然閃動了ID,表示他聽得到我們的許可了。這時候我許可他經由JAMMY進場,IDENT再次閃了起來。後來不知道他在哪一個頻道冒出來的一句話,他詢問他是不是可以下降到4000,我告知他可以依照程序下降,並且請他繼續保持不要複誦的狀態,因為他說了話之後好像連121.5也暫時被卡了一下。如此至少可以讓管制單位的頻道保持暢通。這時候確定了飛機的動態,我便將後面那架復興的待命許可取消。

接著我協調塔台請航務組派一輛FOLLOW ME出來,請他在跑道末端等待,並且協調不換他,由塔台確認跑道清空之後,近場台轉般落地許可。我並且也告知他落地後滾行至跑道末端,會由FOLLOW ME帶他進機坪,飛行員也以IDENT領知了這個指示。在前面的CAL924脫離跑道後,塔臺告知05跑道CLEAR,我們便頒發了他落地的許可。一切看起來都還滿順暢的。

當他進場到五邊約7浬,他突然在119.7叫了出來,當時因為督導已經在旁邊監看,所以我把事情都丟給他們,繼續專心地管我後面的飛機而沒有聽到他說甚麼。後來聽說他是說他已經發現問題現在已經解決,是否還要留在該頻道。為了保持塔台118.7不再被狀況干擾,我們給他獨立的129.3頻道通訊,看起來狀況很好。因此飛機落地後從N8脫離,也不需要FOLLOW ME引導了。

雖然不是從頭到尾「完整版」的無線電失效,但是這已經是我遇過最久的一次無線電失效狀況了(大概持續了將近15分鐘),而且大家也是第一次看到真的RF出現在雷達上,也算是大開眼界吧。但是即使飛機真的一路壞到底,我想我們也已經幫他準備好所有支援了,飛機的運作應該是不致於因為他受到延誤。

在輪休前的最後一個時段發生如此需要高專注力的事情,我在輪休時完全無法入眠,眼看著起來「上哨」的時間越來越近,心裡的壓力越來越大,便越是難以成眠,天哪,明天我還有一件大事情要開始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g 的頭像
Ming

守護天空的隱形人

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